南粤26选5最新开奖结果
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全书网

王爷的罪妃:第九章 清瞿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王爷的罪妃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有水吗?感觉嗓子干哑难受,应芳芳无力的出声。

    这碗药,快服下吧。丫环连对她的称呼都省去了,直接端过一碗浓浓的药递给应芳芳。

    应芳芳一愕,出声问道:这是什么?

    两个丫?#26041;?#19968;愣,她竟然不知道她以前常喝的红花汤药?#31354;?#26159;奇怪。

    哦,是补身体的吗?直到全身酸痛的醒来,应芳芳还相信人性的存在,虽然记忆依旧停留在冷寒君对自己的粗暴,但那又怎样?自己的身份本来就是他的妻子,满足他兽性的需要是她份内的事情,应芳?#35760;?#22768;道,暗淡的眸底浮现光?#30465;?/p>

    两个丫环都笑起来,却是讥讽的笑,笑的应芳芳莫明其妙。

    是,补药,快点喝吧。喝下了就没事了。两个丫环还算好心,不去告诉她残忍的现实。

    应芳芳眉头一皱,似乎感觉到什么,脸色变了变,端起药碗就往唇角送去,一碗浓苦的汤药,被她当成饮料一样直吞下肚。

    打胎的药吧,还什么补药,真是睁眼说瞎话。应芳芳暗暗的咬牙。

    两个丫环守着她,亲眼目睹她把总碗药喝尽了,才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应芳芳无礼的躺回床上去,睁着一双空洞的眸,瞪着羽账纱幔,天啊,这是什么生活啊?#31354;?#37324;简?#26412;?#26159;地狱,而那个沈寒君更是来自无间的修罗,手段残忍的让?#35828;?#23506;。

    穿过来才一天,自己就受尽了人间最残酷的?#22836;#?#24212;芳芳满?#31216;?#24808;,暗咒上苍,为什么引接她的会是如此不堪的生活啊?

    不是这样的,她要去寻美男,要去找帅哥,她才不要呆在冷寒君的身边,受他的折磨。

    墨染脑子里忽然映出一张清俊的面容,应芳芳快速的从怀中摸出他送的那块玉,拖着痛疼的身体下了床,墨染说过会跟踪自己回家的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对现自己的诺言。

    跑到窗口边,她才发现,原来窗台下面是一个宽大的湖区,湖水清幽清澈,但却非常的深,至少深至两米,人若是跳下去,不会游泳的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应芳芳再一次见识到了冷寒君的阴狠,他知道的自己是不懂水性,所以才会?#25165;?#36825;样一间特殊的牢房让自己呆。

    唇角扬起一抹冷嘲,他的算盘再精,?#19981;?#26159;难不到她应芳芳,如果真被迫无奈,还是要选择走水路逃离的。

    在看见诺大的湖区时,应芳芳心中?#20011;?#26377;底了,如果要掠过这么大的湖,到窗台上刻字,那只有神仙才做得到的事情,看来,墨染武功再好,也绝对飞不到这里来的。

    应芳芳苦叹着准备离开,却忽然间,看见头顶的上方,用极深的指力刻下的两个字。

    她顿?#26412;?#21916;起来,墨染竟然来过?什么时候的事情?应芳芳半喜半惊,刚才自己正和沈寒君

    应芳?#21152;性?#36807;去的念头,如此不堪的画面,难道也被墨染看了去?不?#20197;?#24448;下想了,难得脸红的应芳芳开始感觉全身上下如浴火炉,又热又烫又羞。

    现在?#20011;?#24555;要入夜时分了,黄昏的光线越来越暗淡,两条纤小的人影正疾步穿过水桥,直步往绝尘阁走去。

    绝尘阁是冷寒君的住的雅轩,没有世俗的沾染,清净?#38590;牛?#36830;玉价都不染半丝?#23601;粒?#21487;见其主人,必也是极为高雅洁傲之人,出于凡尘,却脱于世俗,岂是一个绝色能秀之?

    正堂明亮宽敞,雕梁画栋,朱木插屏,转过插屏正是一方镶金园桌,红?#31455;?#23621;,传来阵阵清幽的水声,声音不大,足于倾声入耳,是为泉之美乐,此时,一卧在塌,俊秀的白色衣袍散落,?#29615;?#25196;起,飘渺洁雅,衣袍下是一俱慵懒的健欣身躯,完美均称,让人为之倾?#28020;?/p>

    换下锦衣秀服的沈寒君,脱尘之色,懒姿俊雅,让立于其身后的侍童星池也为之心荡神往。

    主人身上隐隐散发出来的妖邪之气,令人只可远观,而不敢亵渎。

    那对?#33080;?#30340;夜眸,如空山夜雨般沉寂虚幻,令人禁不住想去碰触,但那不带任何感情的冷漠眸光,却让任何接近者生出无以名状的压迫而怯退。

    星池急急的收紧目光,低下了头,追随主人身边也有五年之久,却还?#21069;?#33073;不了被他那绝代的神采所迷惑,更让他不解的是,打从退隐后的两年,主人进出犹如两个竭然不同的人,在绝尘阁,他幽静而致远,显少听到他发脾气,温润似玉一般,这是以前的他。

    可出了绝尘阁,他却锦服加身,气度狂傲,语行之间尽是冷漠无情,由其是在面对罪妃水月芳时,他更是粗暴冷?#24148;?#21152;驻在她身上的刑罚,几乎可以说残无仁道四个字来形容。

    自从?#28982;?#36807;逝后,主人一朝之间就变了一个人,虽然退隐不理朝事,为何不肯做回真实的自己,而要一直把伤痕加驻在一个罪人的身上呢?

    很多的问题,都让人难于理解。

    奴婢见过王爷。两丫侍婢行至绝尘阁外,不敢滋意踏进门,只得在门外行礼禀报。

    半合的眸,微微掀开,冷静温泽的面容下,声音却清冷似雪:她的?#20174;常?/p>

    她?#20011;?#21917;下药了,并没有太大的反映。丫环据实回报。

    退下吧。冷寒君自塌上坐起来,脸色沉郁不定,自己对她的?#22836;#?#22905;竟然毫无?#20174;常?#20197;前,总是满脸的委屈,泪水湿?#24120;?#22914;今,她却?#36335;?#21464;了一个人,变得让他难于捉摸。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王爷的罪妃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南粤26选5最新开奖结果
极速快乐十分稳赢计划 竞彩比分让球怎么玩 天津时时彩后三走势图 四川麻将单机游戏下载 福彩双色球开奖结果查询 qq分分彩 黄金基金金价涨了就赚钱吗 股票配资论坛365 鞍山福彩站点分布图 快乐时时彩官方网址